索尔·勒维特《墙绘 #520》(LeWitt, Wall Drawing #520)

索尔·勒维特,Wall Drawing #520, 1987/2013 年。三面彩色水墨墙:148×450 英寸;148×219 英寸;148×544 英寸。由 Estate of Sol LeWitt 提供。Mark Menjivar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按播放观看艺术家视频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维罗妮卡·罗伯茨(Veronica Roberts),是一名策展人,曾担任《索尔·勒维特墙绘目录》的研究总管。90年代末,我曾在惠特尼博物馆与勒维特密切合作,所以接下来我直接称他为索尔。我在这里谈的是UT的Landmarks收藏的两件作品:GDC大楼外的混凝土块结构《圆与塔》和安装在大楼内部三面墙上的《墙绘 #520》。

 

索尔(Sol LeWitt)是概念艺术和极简艺术的先驱,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概念艺术关系最为密切。他1928年出生于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49年获得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美术学士学位。他早期职业生涯大多是在纽约度过的,50年代初,他在朝鲜战争服役后搬到那里。

 

60年代中期,他在纽约的丹尼尔斯画廊(Daniels Gallery)举办了他的第一个展览,虽然他现在最为著名的是他创作的墙绘,但他在丹尼尔斯画廊所办的第一个展览展出的却是雕塑,并被他称为“全黑色木质结构”。他使用的那个词汇“结构”,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在索尔眼中,他的三维作品一直和建筑有着更多的关联,而不是传统的雕塑。

 

混凝土块结构绝对与古代纪念碑有关系,甚至在标题中还提到了塔楼和金字塔,但它们也是坚定的20世纪、21世纪都市艺术作品。它们有着极简主义的严谨和简洁。你可以从中找出混凝土块结构的编划,可以看到高塔宽4块混凝砖,由宽8块的矮墙分隔。与勒威特的许多作品,它们一样有一种真正的朴素和简约,在我们校园里似乎显得很合适,且靠近附近标志性的UT塔。

 

立方体是勒维特在各类媒介中所探索的一种形式。在离雕塑不远处的墙绘上,立方体漂浮在这些红、蓝、黄的背景上,显得无比完美。但实际上。尽管这个墙画作品在视觉上是如此的茂盛鲜艳,它也是用一种简单的材料制作的,同样可以看到混凝土块结构。所作的只是运用三原色和黑色,而仅仅是这三原色和黑色便能创造出一种万花筒般的色彩,这是很奇妙的事情。

 

勒维特概念艺术实践之所以激进,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他强调且优先考虑的是“概念”而不是“执行”。不过,这也不时会让人产生“不是他亲手画出这幅墙绘或制作这个混凝土块结构”的误解。但是索尔打了一个比方——我觉得这个比方极具启发性——索尔认为,艺术家的角色就如同一个作曲家,而他的墙绘,就像是一份乐谱。他的看法是,如果巴赫创作了一首乐曲后有另外的人在演奏这首乐曲,并不代表它不是巴赫的作品,它可以由世界上不同地方不同的音乐家同时演奏,但它依然是是巴赫的作品。而同样的,勒维特也喜欢别人“创作”他的作品,并乐于接受他们的贡献,但最终也仍然认为这是自己的艺术作品。

 

索尔也总是公开承认起草者、修建者、泥瓦匠和组织者的作用。艺术博物馆中有关他的标签中有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就像你可以在GDC大楼(Gates Dell Complex)中看到的这一点,他总是会列出帮助制作作品的艺术家的名字。

 

我觉得把这幅挂画放在与计算机科学相关的建筑里有着不少相配之处。勒维特创造的这种“语言”在我认为,与计算机代码有着有趣的相似之处。当你想起计算机代码时,你会想起一系列的0和1,非常的简单——只有0和1——但同时又无限的复杂。而勒维特的“语言”也是如此。他使用着 “R”、“Y”、“B”——红、黄、蓝,又有着自己的小代码1、2、3、4来代指铅笔墙绘上四个线条的方向。所以我认为,在勒维特的作品和计算机科学中,有一种共同的精神,使得这件作品在校园里展出是如此的合适。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墙绘 #520》

索尔·勒维特1928 - 2007)

1987/2013年

美国


1960年代,索尔·勒维特 (Sol LeWitt) 通过论证艺术背后的概念比其执行更为重要,帮助制定了当时新兴的观念艺术运动的宗旨。他那一套基于指示的观念性实践提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创作权模型——一种由艺术家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由艺术家手中的笔触或风格标记定义的模式。在为他人提供一系列指导时,勒维特将他艺术家角色比喻为建筑师或作曲家。他“起草”的作品可以共存在多个地方,且其他人也同样可以完成,就如同不同的音乐家都可以演奏巴赫的奏鸣曲一样。


尽管勒维特以他一生中创作的众多墙绘而闻名,但在被问及创造这类作品时,这位艺术家总是幽默地回答:“我认为原始时期居住在洞穴里的人类才是先行者。”然而,与这些先行者们不同,勒维特的壁画并非永久的作品,而更像作为图表和一系列指示而存在的。


1980年代期间,勒维特制作了大量色泽柔和的水洗墙绘,例如《墙绘 #520》,极大地将他作品库里、职业生涯前十年的铅笔画拓展到更广的范围。在这件为数不多的勒维特以三面墙作画的作品中,色彩丰富斑斓的方块图样印在墙表面上。这些几何图案的主要色彩和微小立体度体现了勒维特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壁画的热衷,是勒维特于1980年搬到意大利斯波莱托(Spoleto)期间所激发的。


尽管这些作品区别于勒维特早期的铅笔墙画中更为浅淡的色彩和系统化的逻辑,却也反映了他将立方体用作基本几何元素的长久兴趣。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勒维特水洗墙绘中,由于只有底色和灰色叠层而带来的色调变化。虽然《墙绘 #520》强调的是谦虚、简约和克制的精神,可却有着饱满葱郁的视觉效果。


绘制者:Michael Abelman,Rachel Houston,Gabriel Hurier,Eileen Lammers,Clint Reams,Jon Shapley,Patrick Sheehy

初始装置: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纽约,1987年4月

初始绘制:Catherine Clarke, Douglas Geiger, David Higginbotham, Anthony Sansotta, Patricia Thornley, Jo Watanabe

The LeWitt Estate藏品


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墙绘#520》,1987/2013。马克·门吉瓦尔(Mark Menjivar)摄影。
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墙绘#520》,1987/2013。马克·门吉瓦尔(Mark Menjivar)摄影。

位置: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计算机科学综合大楼北楼和戴尔计算机科学大厅 (GDC)

GPS: 30.286264, -97.736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