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博拉·巴特菲尔德《朱红色》(Butterfield, Vermillion)

黛博拉·巴特菲尔德,Vermillion,1989 年。涂漆和焊接钢,75×108×25 英寸。Agnes Bourne 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91 年 (1991.424)。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当黛博拉·巴特菲尔德(Deborah Butterfield)进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时,她打算成为一名兽医。这个目标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她对马的热爱的影响。不过,她继而把对马的热爱转化在艺术创作上。毕业后搬到蒙大拿后,她开始制作马的石膏雕塑,但她知道自己并不想对马进行逼真的描绘。她不是为了塑造类似“雷明顿”式的雕塑(Frederic Remington 1861 – 1909,弗里德里希·雷明顿,美国画家,以擅长美国西部如牛仔等题材闻名),雕刻一个弓起背的野马或是漂亮光滑的赛马。相反,她是在试图抓住一些更根本的东西。后来,她意识到用石膏是做不到的,于是决定转向使用碎金属做原料。这并非特别令人惊讶——因为在20世纪70年代,她跟随的是一种在50年代强势出现的美国雕塑中的传统。这种雕塑有不少名称,其中之一就是“垃圾雕塑”——也就是说,雕塑是由艺术家寻找到的、通常是废弃的机器的物品制成。

 

巴特菲尔德会找来一些废旧的金属碎片,把它们做成马的样子——这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见的这个作品。它因为其色彩而被称为“朱红色”,一种非常强烈的红色。但最主要的是,这幅画描绘的是一匹由废旧金属制成的马。同时,你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建筑结构,因为它暗示着这是现代生活的一部分——都是垃圾,都被用完了,都被回收利用了。但当你看着她的“马”时,你会意识到它有一种惊人的解剖感和姿态,以及它如何保持自己完全像一个真正的马。

 

巴特菲尔德本人是一位颇有造诣的女骑手,她不仅饲养和训练自己的马匹,而且懂得以“盛装舞步”专业风格骑乘。所以当你在她的雕塑周围走动的时候,看看它是如何从一个抽象的结构转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呼吸着的马。而正是这种矛盾,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和模糊性让她的作品如此神奇。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朱红色》

黛博拉·巴特菲尔德(1949 - )

1989年

美国


黛博拉·巴特菲尔德 (Deborah Butterfield)出生于圣地亚哥,就读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兽医学专业。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戴维斯校区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创新中心,而巴特菲尔德也将她的兴趣转向了艺术,并获得了艺术硕士学位。三年后,她搬到蒙大拿州的一个牧场,并在那养起了马——这便成为了她一系列雕塑的灵感来源。


巴特菲尔德精通马术,擅长盛装舞步。她说:“当我在骑和训导自己的马时,我感觉到我的艺术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同他们间不断的、且经常性的对话。”最初,巴特菲尔德用灰泥以逼真的风格雕刻马匹,后来,她转向了在动物的自然环境中所发现的材料,并开始用泥土,木棍和稻草等泥土来塑造。 1980年,围绕着主支撑框架,巴特菲尔德通过以切割、撕扯、扭曲、凹陷、锤击和焊接废金属捕捉一种模拟剖析活马的精妙感觉。《朱红色》具有真马的大小,尽管抽象,但它体现了巴特菲尔德对马解剖学的专业知识。


自古以来,马便是艺术的常见主题。但与过去的大多数作品不同,巴特菲尔德的马匹并不承载人类骑手——没有凯旋归来的国王或将军,没有覆着面罩的牛仔,甚至没有矮小骑师在她的作品中占据中心。巴特菲尔德还避开了传统的赛马或饲养马的描绘,因为这通常象征着激烈的竞争、反叛的独立、侵略和暴力。她的马或站立,或觅食,或冥想,感受着清风,偶尔在地上休息,如同自己在家中牧场一样。这种绝对柔和的方式同时也揭示了艺术家自己的身份和特征:“一开始,我便用马的图像代替了自己,可以说,这是一种自画像的方式,它与[我]自己的独特性极为接近,所差无几。”


黛博拉·巴特菲尔德(Deborah Butterfield),朱红色,1989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黛博拉·巴特菲尔德(Deborah Butterfield),朱红色,1989年。克里斯蒂娜·默里(Christina Murrey)摄影。

位置:POB Atrium

GPS: 30.286674,-97.736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