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丝·坎贝尔《自然发生的未来,充满可能的过去》线 (Campbell, Wire)

贝斯·坎贝尔,Spontaneous future(s), Possible past,2019 年。粉末涂层钢丝,82×156×36 英寸。Commission,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9 年。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P按播放观看艺术家视频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是蒂姆·莫顿(Tim Morton),我将带领大家一起参观贝丝·坎贝尔(Beth Campbell)的《自然而然的未来,充满可能的过去》,这是由UT的公共艺术项目Landmarks委托设计的作品。

 

让我们从这幅画开始吧。不过,这是一幅画吗?这确实是一幅绘画,但同时也是一种书写。在我看来,坎贝尔的作品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书写标记和绘画标记之间真正的区别。当你回想一个字母时,它的确是由曲线组成,而当你开始擦掉用铅笔写出的字的一部分后,它也还是曲线。那么,弯弯曲曲的图形和字母的分界线在哪里呢?到底是什么特殊的无形标记在能告诉你,你在观察的是“语言”?

 

关于这幅画的另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它有很多第一人称单数句。你会注意到“I”看起来有点像光标,来比喻你能或是不能分辨出的所读到的东西。再来看看决策树上的这些小细节。延伸到底部说,“眼镜破了,镜片蹦了出来”;再往高处看一下,又有一个短句“我开始哭”或者是“我停下来思考”;而接下来,“我从不当这是家”“我终于导演了一部长电影”或是“人们只会取笑我。”——这些都表明了未来的开放性。

 

转过身来便能看到作品的移动装置。它反映了这幅作品的一种三维、扭动、移动的版本,除了没有文字;有的只是那些看起来像一缕缕头丝一般精致、或是像有点儿弯曲的衣架一样松散的岔路口——这些我们都有。

 

我非常喜欢贝丝·坎贝尔的作品,她用普通的事物来暗示神秘或非凡。而这其实是一种常见的感觉,这种“déjà vu”(似曾相识)——一种你似乎曾经经历过的记忆——是每天都有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所以所看到的图表本身就是这幅画的有趣之处。你可以发现这种动态感是如何发生在每一个有活动空间的点上。我认为这也许是贝丝·坎贝尔作为一名艺术家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一点。她为未来开辟了一片空间,是我们现在所拥有所有的惊人预测和算法技术都无法预见的。她在完成着她的作品,将因果关系弄得凌乱;一个简单的决定——拿起一支铅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个短语——这便是一个因果链,也这是这个艺术作品的内容。它不仅是对事物的再现,而就是那件事。它让你认识到,不管我们有多少对自己的了解,未来总是新鲜的、开放的和不可预测的。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自然发生的未来,充满可能的过去

贝丝·坎贝尔(1971 - )

2019年

美国



贝丝·坎贝尔 (Beth Campbell)为戴尔医学院(Dell Medical School)设计的绘画和可移动装置巧妙地列举了现实生活中人类各种或沉重或幽默的生存状况,揭示了共同经历中的相互联系。安置在特定地点的委托作品《自然发生的未来,充满可能的过去》植根于坎贝尔正在进行的绘画系列——源于 1999年的《基于当下的我的潜在未来 (My Potential Future Based on Present Circumstances)》。基于艺术家对根茎结构、电路板和早期虚拟世界的兴趣,该系列绘制出了想象中的未来和平行生活。坎贝尔为“地标”Landmarks所设计的以文字为基础的图像《基于当下的我的潜在未来》(1/13/19)是她对该系列作品十年来的首次再创作。它与自发未来认知存在共通之处,而后者是认知心理学近年的一个新兴分支,探讨了个人对未来的随机和非主动的认知和想法。



开始创作新作品前,坎贝尔首先会联想某些她日常生活中看似平凡的或相关的时刻,例如 “上车时我刚坐到了我崭新的眼镜上”或“我需要购买新的枕头”。然后,她使用轮廓线来绘制事件发生时可能产生的结果的流程图,而结果的范围涵括了由悲剧到喜剧的种种。就像神经网络一样,图像以线性方式分支,累积着这些触手般的线背后记录的、经由选择或随机产生的各种可能性。这些结果同时也展示了我们质疑着与未来的关系时,可能会有的平行状态。


作为同样在戴尔医学院 (Dell Medical School)里可见的图像的一部分,坎贝尔的可移动装置把图像延伸到了三维空间,将她的思维过程和假设的考虑因素扩展为重复的形式,这些形式就像是各类可能性的可视化推测一样相互反映着。而这个被艺术家称为“空间中的绘画”的装置则是通过手工锻造钢丝制成的。通过模仿复杂曲折的结构来模仿人的神经系统、树根系统又或者是社交网络。

贝丝·坎贝尔(Beth Campbell),自发的未来,可能的过去,2019年。克里斯蒂娜·默里(Christina Murrey)摄影。
贝丝·坎贝尔(Beth Campbell),自发的未来,可能的过去,2019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位置:Health Transformation Building (HTB)

GPS: 30.277514, -97.735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