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德·哈鲁蒂安《普罗米修斯与秃鹫》(Der Harootian, Prometheus and Vulture)

科伦·德·哈鲁蒂安, Prometheus and Vulture,1948 年。大理石,62-1/2×33-3/4×15-1/2 英寸。Haik Kavookjian 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48 年 (48.142a-c)。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 科伦·德·哈鲁蒂安于1909年出生于当时在土耳其统治下的亚美尼亚,后与在土耳其专制政权压迫下的许多亚美尼亚人一起逃离。他和他的家人来到美国,并在马萨诸塞州的伍斯特定居,在那里是亚美尼亚移民的聚居地。在伍斯特,德·哈鲁蒂安第一次从当地一所不错的博物馆里了解到艺术。他过着四处流浪的生活,在不同的地方生活,最终在费城工作。1975年,他在那里建造了一座纪念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的纪念碑。而他在1948年制作的雕塑《普罗米修斯》和《秃鹫》具有许多二战后雕塑的特点,题材转向古典希腊罗马神话,以体现战争带来的焦虑和痛苦。

德·哈鲁蒂安1948年制作的雕塑《普罗米修斯和秃鹫》借鉴了著名的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反抗主神宙斯的故事。普罗米修斯秘密地给人类带来了知识和技能,从字母表到医学,以及最重要的礼物火。火不仅让人能类在冬天取暖和做饭,而且还能制造如青铜等金属,从而提高他们的技术知识和军事能力。这个行为激怒了宙斯,于是他把普罗米修斯锁在一个岩石上,每天派他的秃鹫挖出普罗米修斯的肝脏来吃。到夜晚普罗米修斯入睡时,肝脏又会再生,第二天秃鹫再来,循环往复。

 

这与二战期间所发生的痛苦和压迫,死亡和苦难有着巨大的相似之处。然而,普罗米修斯的故事有一个乐观的结局。最终,英雄赫拉克勒斯来了,把普罗米修斯从束缚和苦难中解救出来。因此这个故事是对千百万人民的现实经历的一个类比——在经历了多年的世界大战之后,人们终于从苦难和压迫中解脱出来。

activity guides

《普罗米修斯与秃鹫》

科伦·德·哈鲁蒂安 (1909 - 1992)

1948年

美国,生于亚美尼亚



1915年,为躲避土耳其人统治之下的迫害和种族屠杀,科伦·德·哈鲁蒂安(Koren Der Harootian)的母亲和兄弟姐妹逃离了亚美尼亚。他们首先去了俄罗斯,最后移民到美国,定居在马萨诸塞州伍斯特的亚美尼亚社区。德·哈鲁蒂安在当地博物馆学校里学习绘画,并在学习水彩风景中找到了自己独特的技法。上世纪30年代居住在牙买加期间,他与雕塑家埃德娜·曼利(Edna Manley, 1900 - 1987)结交为友。曼利作品中原始的情色风格对德·哈鲁蒂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后,德·哈鲁蒂安开始使用手工制的工具在木头和石头上雕刻人物塑像。曼利和德·哈鲁蒂安为一成不变的传统艺术的提供另类的变化,并激发了浸入牙买加文化的新流派的萌芽。


彼时,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在牙买加引起了极大的共鸣。在古希腊神话里,普罗米修斯反抗服从宙斯任由人类在悲惨的原始环境中灭亡的命运安排,把火种偷给了人类,推动着人类进步、学习和文明的发展。宙斯气极,为惩罚普罗米修斯,将其囚禁在高山之上,每日让秃鹫撕开普罗米修斯的皮肉,食用他的肝脏。等到了晚上他的身体自动痊愈,第二日再次为秃鹫所食,周而复始。直到最后历经十三代人类的消亡,半神英雄赫拉克勒斯才将普罗米修斯解救。


《普罗米修斯与秃鹫》描绘了秃鹫每日骤然低飞啄食普罗米修斯时,忍受着巨大痛苦的普罗米修斯紧紧攥着链条的场景。普罗米修斯是一位能预见未来的神。他知道自己终将获救,因此忍受住了数百年的折磨,把最重要的知识传递给了人类。德·哈鲁蒂安的雕刻风格虽然原始,但他的叙事方式和对象征主义的热爱令人想起了古希腊人和古典时期的雕塑。他所偏爱的古典和宗教题材常常隐喻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恐惧、暴力和冲突。二战期间,欧洲、非洲、亚洲以及美国的许多人都历经苦难,但是,也正如同普罗米修斯一样,他们同样坚信自己所经的斗争对人类文明进步至关重要。他们终将摆脱压迫和折磨。


still frame Koren Der Harootian,《普罗米修斯与秃V》,1948年。摄影:Ben Aqua。
still frame Koren Der Harootian,《普罗米修斯与秃V》,1948年。摄影:Ben Aqua。

地点:Bass Concert Hall Lobby,三楼

GPS: 30.285149, -97.735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