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霍坎森《来源》(Dusenbery, Pedogna)

沃尔特·杜森伯里,Pedogna,1977 年。石灰华大理石,102-1/2×25-1/2×21-1/2 英寸。Doris 和 Jack Weintraub 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79 年 (1979.300a-h)。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 沃尔特·杜森贝里(Walter Dusenbery)以雕塑家的身份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成为美籍日裔雕塑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的工作室助理。 野口是最伟大的直接雕刻的实践者之一。他广泛使用各种材料,但最著名的还是他用石料雕刻的作品。 野口勇也曾作为助理,在著名大师、直接雕刻运动的创始人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的工作室里工作。 这场运动的基本理念是,通过直接使用木材和石头等自然材料,使得艺术家与自然保持着直接的联系,而野口则是这方面最成熟的实践者之一。 杜森贝里不仅从野口那里学到了那些精妙的雕刻技术及如何选择漂亮石头进行创作的技巧,还接触到了禅宗的理念,通过使用大地上的材料进行创作,与地球保持一种联系。 野口曾说过,与石头一起工作,就像与所有古老的史前文明接触,追溯到地球诞生之时。

 

杜森贝里1977年的这个作品《佩多戈纳》以精致的意大利大理洞石(Travertine)雕刻而成。 洞石是一种多孔,也有着多样色彩的石材。 在自然状态下,它往往是白色的,但矿物质和其他生物杂质会让石头形成淡黄色到深焦琥珀色的质感。 因此,秋玫瑰般的秋日色彩散布在我们面前这块巨大石头上。有时你甚至可以看到石头本身的纹路,显示了这块石头是经过了层层古老的岁月才形成的。

 

雕塑的标题指代的是意大利托斯卡纳的采石场,这块石头就是从那里来的。 在这件作品你所看到的条纹体现了形成如此壮观世界所耗费的时间,提醒着我们自然环境的奇迹之处。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佩多格纳

沃尔特·杜森贝里(1939 - )

1977年

美国



沃尔特·杜森贝里(Walter Dusenbery)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阿拉米达 (Alameda),其艺术传承可以说沿袭了一条著名的艺术大师之路。在旧金山艺术学院(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和加利福尼亚工艺美术学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Arts and Crafts)学习后,杜森贝里成为日裔美国雕塑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 1904 - 1988年)的助手——后者曾跟随在现代主义大师康斯坦丁·布朗库西 (Constantin Brancusi, 1876 - 1957)的学习下工作。而布朗库西则曾在著名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 1840 - 1917)的巴黎工作坊中工作。


从习惯上看,杜森贝里更倾向于直接雕刻的传统而不是上世纪50、60年代所流行的焊接金属雕塑的方法。然而,他的大型作品《佩多格纳》需要大量的几何计算和规划,因此无法做到直接的手工雕刻。许多倾向于直接雕刻的雕塑家常会与他们所使用的天然材料产生强烈的生理和心理共鸣,杜森贝里与老师野口便共享了这种敏感性。只不过,野口钟情于使用细大理石、杂色花岗岩和粗糙的玄武岩,杜森贝里则更偏爱石灰华。石灰华是一种易于切割的多孔碳酸盐石,在纯净状态下为白色,但混杂矿物质或生物杂质后则会显现出更丰富的色彩,例如《佩多格纳》中的红色。呈现为马蹄状的雕塑里的两种铰接表面形成了对比——圆而光滑的钟形的底座与粗糙质朴的侧面。粗糙的雕凿和令人愉悦的光滑之间的并置提供了一种视觉上的趣味,凸显了坚硬、有细粒感的石材的内在品质。


这座雕塑的标题所指的是位于意大利北部的佩多格纳,一个只能步行到达的僻静山谷。在地质上,佩多格纳所能传递的历史可要比古罗马的历史还悠久得多。杜森贝里的雕塑以经数千年时间形成的条纹来赞扬自然风光的奇观。有趣的是,在排列《佩多格纳》的石质层时,他并没有选择了按地质时间的来排序,而是俏皮地以乱序表达了对时间发展的疑问。杜森贝里通常选择用垂直巨大的石头来雕刻抽象的雕塑。这些闪耀着古老的光环巨石,不禁让人联想起巨石阵的神秘巨石和印度湿婆的林格姆。

Walter Dusenbery, Pedogna, 1977. Photo by Ben Aqua.

地点:MAI,生命科学图书馆阅览室

GPS: 30.286167, -97.73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