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汉密尔顿《一个每个人》(Hamilton, ONEEVERYONE)

安·汉密尔顿,O N E E V E R Y O N E,2017 年。瓷釉尺寸不一 Commission, Landmarks,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7 年。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按播放观看艺术家视频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南希·普林斯塔尔(Nancy Princenthal)是一名纽约的艺术评论家,也是视觉艺术学院的老师。我将讲述一些关于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的作品《一个每个人》的背景资料。在这个由Landmarks项目为UT戴尔医学院委托拍摄的系列肖像照中,汉密尔顿阐明了触摸和视觉、接触和关怀之间的联系。

 

这些照片是通过将拍摄对象放置在一种名为Duraflex®的材料后面来制作的。汉密尔顿说,这种材料看起来有点像磨砂浴帘,又感觉有点类似皮肤。 从后面接触到的任意表面从正面看过来是清晰的焦点,而其他所有的部分逐渐变得柔和。 在摄影方面,它创造了一个非常浅的景深。 对于观看人像的观众来说,这块磨砂屏幕成为了图像的表面,结合了视觉和触觉。

 

站在Duraflex®屏幕后面的人们看不到相机,尽管能听到汉密尔顿引导他们的声音,但却感觉像是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里——这烘托了一种自我反思的氛围,并体现在最终的图像中。 汉密尔顿说,对相机和她的信任是照片创作中的另一个重要问题, 而信任对于拍摄对象之间的关系是至关紧要的,他们都是奥斯汀医疗扩大社区的护理者、管理者或患者。 照片的拍摄对所有人开放,在社区卫生诊所、学生会、大学校园、儿童医院、养老社区等地进行。 所有的人被这样的想法联系在一起,正如汉密尔顿所说,触摸以及对人的识知是医学的核心。 

 

《一个每个人》是一个由几个部分组成的项目。 最主要的是一个图像库,有21000多张照片,约530人。 其中有几十张照片被印在光泽的白色珐琅瓷板上,让人联想到在戴尔医学院校园里医疗仪器的托盘。 大多数照片都捕捉到了的人们一部分脸,但也有一些聚焦于手,巩固了触觉和视觉之间的联系。 我们看到男人抱着婴儿、一个隔代的握手以及手指的颤动。 此外,数以百计的图像出现在无字的图书中。 这本书出版了一万册,在校园里免费发放,它让人联想到老式的电话簿。 《一个每个人》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份报纸,其中精选了一些照片,与科学家、哲学家、诗人和散文家们的文章并置一起。 文章和图片库的下载可以在Hamilton-landmarks.org上找到。

 

艺术的民主性在这个作品中得到了有力的体现。图像和思想的开放流通也许就是汉密尔顿的核心原则。 通过在世界各地的大博物馆和公共空间的沉浸式装置,她已经为观众、合作者和社区成员创造了许多机会——就像他们在奥斯汀所做那样——在聚焦之下的社会互动和强烈的感知体验中,走在一起。

activity guides

一个每个人

安·汉密尔顿(1956 - )

2017年

美国


《一个每个人》是由安·汉密尔顿为戴尔医学院拍摄的一系列人物肖像。该系列阐明了触觉与视觉、接触与关怀之间的独特联系。汉密尔顿拍摄了来自奥斯汀当地530多名的参与者。他们站在磨砂的塑料之后,身影被模糊淡化,唯有触碰到塑料的地方被清晰聚焦。对于观看者来说,肖像中塑料屏塑造了一个朦胧不清的、结合了视觉和触觉感知的图像表面。


从一开始,“接触”就一直是汉密尔顿作品里的关键。她最早的作品之一,《适当地摆放(suitably positioned)》(1984) 记录了一名身着西装,覆盖着凸出的牙签的人,极大地刺激了观众对于触感的认知改变。汉密尔顿在不少作品中将触觉和摄影结合在一起。 比如,在《反射(Reflections)》(2000)中,通过多层次、细波浪形态的玻璃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从而创造出一种模糊的图像效果——这便是《一个每个人》的原型。同样的,通过将放于嘴中的小型相机所拍摄的《面对面(face to face)》(2001)也有着类似柔和模糊图像——嘴唇张合曝光影片,把沉默的口转变为可以说话的眼睛。到80年代末,汉密尔顿开始转向更为复杂的、与居民社区和不同地域紧密结合的艺术装置。为此,她花费了巨大的精力。


艺术的“民主“或许便是汉密尔顿的核心原则——这一点,通过其广泛多样的参与者、免费的网站和纸质文字图像介绍,清楚地体现在《一个每个人》非凡的开放性上。而汉密尔顿深入社区的愿景进一步加深了她与戴尔医学院的合作。汉密尔顿还参考了约翰·伯杰 (John Berger) 《一个幸运的人:乡村医生的故事(A Fortunate Man: The Story of a Country Doctor)》。该书以具有同理心的视角思考了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讲述了伯杰心中一种沉默的英雄式实践——既有高度发达的触感,又有平等看待患者的能力,把患者看作有机、整体的人而不是由部分凑整而成的肉体,同时能理解他们与所在城镇和文化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样的,汉密尔顿的《一个每个人》也阐释了这种奉献精神。

安·汉密尔顿,ONEEVERYONE,Zoë,2017 年。Ann Hamilton 摄
安·汉密尔顿,ONEEVERYONE,2017 年。 Paul Bardagjy 摄.

地点:


Health Learning Building (HLB) 大厦


Health Discovery Building (HDB) 大厦


Health Transformation Building (HTB) 大厦



周一至周五正常营业时间内可参观,举办活动时会关闭。所有的访客必须在前台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