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哈尔《天鹅奥古斯都的莱达之梦》(Hare, The Swan's Dream of Leda)

大卫·黑尔,The Swan's Dream of Leda, 1962 年。青铜(石底座),53-3/4×33-1/2×9-3/4 英寸。艺术家的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63 年 (63.83ab)。Mark Menjivar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大卫·哈尔(David Hare)在纽约出生长大,最初并没有打算成为雕塑家。甚至说,他最初根本就没打算成为艺术家。 本科时,他学的是化学和生物学,之后他才对摄影产生了兴趣。 像那一代的许多艺术家一样,他对超现实主义也产生了兴趣。超现实主义是艺术和文学中的一项运动,强调想象力和直觉在艺术和写作中的重要性。同时,哈尔也相信弗洛伊德提出的自由联想的重要性。

 

哈尔于1962年创作的作品《天鹅的莱达之梦》讲述的是在古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希望得到一个美丽的人类女子,为此他伪装成天鹅的样子来到她身边。 在文艺复兴和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史上,往往把这一题材当作描绘一个美丽的、通常是裸体女性的绝佳“借口”。 然而,在这个作品中哈尔并没有描绘的那么多,他只是勾勒出天鹅梦见的场景,而非真实的相遇。

 

这个雕塑中造型基本上是抽象、线性、飘忽不定的,蕴含一些非常轻薄的、精致的元素,就好比它们是翅膀、羽毛。 哈尔的作品是对这一事件的唤醒,而不是描绘。 它更多地暗示了情色相遇的幻想之梦,而不是相遇本身。

activity guides

天鹅奥古斯都的莱达之梦

大卫·哈尔(1917 - 1992)

1962年

美国


在获得化学和生物学学位之后,大卫·哈尔(David Hare)开始了他的摄影实验,以他先前所学,探索可以控制和扭曲图像的技术。在20世纪40年代初期,哈尔与来自欧洲的数位超现实主义者结为朋友。为了躲避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破坏,这些超现实主义者搬到纽约。哈尔采纳了他们许多想法以及对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热情。 1942年,在哈尔与当时自称为超现实主义运动领袖的安德烈·布雷顿(André Breton,1896-1966年)相见后,心理学中的自由联想 (free association)对艺术创作的重要性便他心里清晰成形。


1944年,哈尔开始试图在雕刻中创作能将现实元素与不同的“记忆和联想”关联融合在一起的作品。 1950年代超现实主义运动的逐渐消退,他也跟随着形式主义美学的萌芽,让自己的风格变的更为抽象,但同时又保留了超现实主义中对于主体的理解以及让观众自由地根据自己的联想、从作品中汲取其中含义的原则。


在固定使用金属之前,哈尔曾使用多种不同的媒介,而当时的其他雕塑家则热衷寻找可以代表工业机器时代象征的材料。与他们不同,哈尔因其可延展性和耐用性而偏爱使用金属,其中他倾向于由铜在结构上支撑着、带有纤小独特点的脆弱细长的样式。


《天鹅的莱达之梦》来源于古希腊神话。神话中,宙斯渴求一个名叫莱达的美丽女子。为了引诱她,宙斯伪装成天鹅的样子出现并欺骗了她。这个故事尽管是对男性欲望的赞歌,但却不仅于此:它也激发了文艺复兴中后期艺术中盛行的对性感女性裸体描绘。对于沉迷于超现实主义和弗洛伊德式分析的艺术家而言,这个故事为与性有关的主题提供了更丰富的可能性。然而,不同于许多男性超现实主义者笔下对“性”主题的直白描绘,哈尔作品的形态——如拍打天鹅的翅膀——更具隐喻性。

大卫·黑尔(David Hare),《天鹅的莱达梦》,1962年。本·阿夸(Ben Aqua)摄影。
大卫·黑尔(David Hare),《天鹅的莱达梦》,1962年。本·阿夸(Ben Aqua)摄影。

地点:Bass Concert Hall Lobby,四楼

GPS: 30.285849,-97.731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