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塞·帕拉《美洲友谊》(José Parlá, Amistad América)

何塞·帕拉,Amistad América, 2018 年。画布绘涂丙烯酸、石膏和墨水,304 x 1947.75 英寸。Commission,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8 年。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按播放观看艺术家视频。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卡洛·麦考密克(Carlo McCormick),是纽约的一位评论家和策展人。我认识何塞·帕拉(José Parlá)已经很多年了,因此我一直都有关注他的作品。所以现在,我想和你们谈谈他的《美国友谊号》(Amistad América),一件为UT Landmark项目委员会完成的作品。

 

何塞 · 帕拉讲述了一段非常私人的历史,但从许多方面来说,它也是我们共同的历史。在他的故事中,他作为一个古巴裔美国人,早期在波多黎各长大,后来去了迈阿密,一路上了解也积累了所有这些不同的文化。当在迈阿密还是一个孩子时,他就开始在墙上写画,就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不仅仅满足于获取名望,而开始思考这门“语言”,如何能以其他方式进行交流,不只是关于自我,更是能感染吸引我们所有人。而他所学到的方法,是以一种纯美术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我们称之为构图。因此,你可以现在回想一下,想想这些颜色是怎样在作品中产生共鸣的;又是怎样才会让这里一点红,那里一点红; 为什么要有深色?为什么大地是橙色,而天空和水是蓝色的?这个过程错综复杂,我们几乎可以称之为舞蹈。

 

何塞为了这个空间思考良多,因为我们所在的是地下不是吗?因此,他考虑到了洞穴绘画的历史。这也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想法,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在试图讲述一个故事,试图表达我们是谁,试图简单地说出“我在这里”,这是我的标记,这是我留下的东西。

 

而这种“标记”的历史所表达的东西是永恒的,可存在的时间却又是短暂的。我想我们从这些图像中得到的感受之一便是磨损、风化和有时对它们的厌倦;它们如何与土地共存,如何与墙壁共存。如果是这么想的,那么在涂鸦作品上发生的,也就是在别的事物身上所经受的。所以它就变成了不同力量之间的对话,不管力量来自人类还是大自然本身。

 

何塞的作品其实就是一次谈话,它来源于一个非常私人的地方。作为一个善于共情的沟通者,何塞非常渴望与特定的地点有所联系。现在,我们站在马丁·路德·金大道和瓜达卢佩街的拐角处。对他来说,这些都是 América 历史的痕迹。事实上,América这个词的重读在 é,所以他指的并不是有着大写A的“美国”,而是指整个美洲。他为我们带来的这个谈话,是关于所有走过这片土地的人们,而他们又是从何而来。如果你仔细体会这些线条是如何卷曲,这些地图是如何制作结构的话,你就会感觉到,这也是一个关于人们穿过这片大地空间的对话,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行政地图也只是这个图景的一部分。而在迁徙之中,我们积累了丰厚的历史。而当你四周看看时,可以在这里找到“Austin”这个词。而在走上阳台,真正接近这幅壁画时,你会看到他所创造的纹理类型是如何与这片土地联系,唤起了我们如何在这片土地上绘制地图的回忆。而通过我们的所做的一切,通过我们留下的东西,通过集体的历史,我们如何去创造一个更宏大的,关于“我们是谁”的叙述——这是目前需要考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美洲友谊》

何塞·帕拉(1973 -)

2018年

美国


多媒体艺术家何塞·帕拉(José Parlá)从城市环境的历史和经验中寻找灵感。他作品的特点是充满生气的构图——多层有粘性的表面和叠加一起的叙事弧线。《美洲友谊》是迄今为止帕拉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它由典型的分层组成,包括多色的拼贴、浓厚的颜料以及书法般的笔触。同时,这副墙绘的规模和其中隐喻的复杂性也是此前未曾有过的。


帕拉从十几岁开始绘画,尝试涂鸦。他所学的知识为他日后成熟的艺术实践提供了基础,例如如何在建筑一般的规模上创作,以及培养极具代表性的手写风格的价值。除了掌握偷偷在街头绘画所需的敏捷技术和惊人速度外,帕拉还对严格的身体表现表示了欣赏,并意识到其身体也可以将音乐节奏转化为视觉表达。而 《美洲友谊》则源自于所有的这些发现和想法。


同样重要的是,帕拉收获了他对墙——作为绘画的底物、历史的见证和文化的隐喻——的终生热爱。他为全球各地所发现的墙壁进行拍照,并于其所在的分层地形中寻找灵感。在满是疤痕和腐蚀的表面上,他意识到我们与生俱来的涂画记号的动力——从原始的洞穴壁画到当代的城市杂乱无章的涂鸦。对于帕拉,墙包含着地理信息缩影,是城市分划和国境之间的边界,并揭露了工业、贸易和移民的痕迹。


帕拉用绘画来记录他的画作或日记,记录了他对地方的联想和印象。 《美洲友谊》渲染了他眼中的奥斯汀,所用的色彩唤起了广阔天空、丰富的自然风光和脉动的城市核心。这幅画暗示了将奥斯丁与更大的生态环境联系起来的洲际地图和路线。它还涵括书法雕刻的碎片,其中包含三个关键词,这三个部分被浓厚颜料遮盖的关键词分别是奥斯汀、瓜达卢佩(Guadalupe)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它们不仅将墙绘实质性地于位于奥斯汀的瓜达卢佩街和马丁·路德·金大道交汇在一起,而且还承认了其作为拉丁人和非裔美国人的历史和文化之地的象征性地位。


《美洲友谊》提供了一览无余的视觉景观,让人联想到奥斯汀本身的同时,同时将该城市置于更大的美洲地缘政治之内。帕拉所起的标题使这种联系更加具体:友谊号(La Amistad)是一艘十九世纪的西班牙商船,在加勒比海海域航行。 1839年,它所搭载的非洲奴隶们在一场著名的斗争后,最终重新拥有了自由。帕拉选择这个词既是为了纪念这个动荡的历史,也是为了庆祝其和解与乐观的含义——Amistad América 从西班牙语翻译过来为《美洲友谊》。

乔·帕拉(JoséParlá),《美洲报》,2018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乔·帕拉(JoséParlá),《美洲报》,2018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地点:Robert B. Rowling Hall (RRH) B4 楼

GPS: 30.282218, -97.74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