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德里克·凯斯勒《胜利之翼》(Kiesler, Winged Victory)

弗雷德里克·基斯勒,Winged Victory,约 1951 年。青铜,30×28×24-1/2 英寸。Salander-O’Reilly Galleries, Inc. 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83 年 (1983.200)。Mark Menjivar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弗雷德里克·凯斯勒(Frederick Kiesler)于1890年出生在奥地利。 作为一个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曾担任建筑师工作的年轻人,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希望建筑领域的激进新思想能够帮助全人类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可二战却改变了他心中的这一切。

 

20世纪30年代末,随着纳粹在德国和奥地利夺得政权,他和许多人一样,逃到了美国。 二战后,当经济恢复正常时,凯斯勒又作为雕塑家和建筑师、设计师工作。 我们正在观看的雕塑作品是1951年的《胜利之翼》,表达了他在战后的感受,实际上也表达了他这一代人中许多经历过如此巨大创伤和痛苦的人们的感受。 “翼”这个标题本身指代的是著名的古希腊雕塑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 超过真人大小的女性有着理想化的完美身体,身披妩媚的古典帷幔,迈着胜利的步伐向前走。 她有着两只巨大的羽翼,就像天使的翅膀在伸展。 她的一切都充满了自信、乐观和征服的气息。 凯斯勒把那双著名的翅膀,从昂首挺胸的轻盈大理石,转变成蜷曲的、跌落在地的深色青铜。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使用的是明确的传统象征主义,传达出他这一代人的愿望和希望——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的更好的世界的愿景——已经全盘崩溃,躺在废墟中。

activity guides

胜利之翼

弗雷德里克·凯斯勒(1890 - 1965)

1973年左右

美国,生于奥地利


在转向雕塑与设计之前,弗雷德里克·凯斯勒(Frederick Kiesler)是一名经专业受训的建筑师。像上世纪20年代其他的许多欧洲现代主义者一样,他是一个乌托邦理想主义者。凯斯勒于1925年巴黎国际装饰艺术博览会上首次获得认可,并在那他展出了名为《空间之城(City in Space)》的大型网格状结构的作品。作品中直线和平面成直角相连,体现了凯斯勒所坚信的乌托邦的信念——即艺术中简单的几何形式将有助于促进更加理性和平等的社会。


然而,在短短几年内,凯斯勒抛弃这种方法,转向了对弯曲生物形态的雕刻。新兴的超现实主义运动拒绝艺术的理性和规整,而是倾向于从自然界中汲取灵感——如植物、动物、微观生物、水、云和岩石。


《胜利之翼》引用了卢浮宫中公元前2世纪的著名古希腊雕像《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是古希腊人为战争胜利而立的纪念。白色大理石雕刻而出的美丽女子大步向前,羽翼宽阔。她的身体、翅膀和衣服都散发着蓬勃生气,仿佛置身于微风中。而在凯斯勒的重新诠释则改变了这一标志性的胜利纪念——女神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漆黑的翅膀掉落在地。


坠落在地上的翅膀同时也让人联想起别的艺术作品,例如约翰·弥尔顿 (John Milton)的不朽史诗《失落的天堂(Paradise Lost)》中天使的堕落,又或是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伊卡洛斯的神话吸引不少艺术家和作家的目光。借由羽毛和蜡制成的翅膀,伊卡洛斯成为第一个在空中翱翔的人。但是他飞得离太阳太近了,蜡融化后,他坠落至大地而死去——这就像凯斯勒这一代人的乌托邦理想被战争压垮了一样。《胜利之翼》象征了西方文明的理念和理想的瓦解,以及胜利背后所固有的破坏的一种强烈的视觉隐喻。


弗雷德里克·凯斯勒(Frederick Kiesler),《胜利的翅膀》,摄于1951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弗雷德里克·凯斯勒(Frederick Kiesler),《胜利的翅膀》,摄于1951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地点:Bass Concert Hall Lobby,三楼

GPS: 30.285849,-97.731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