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摩·利普顿,地下墓穴 (Lipton, Catacombs)

西摩·利普顿,Catacombs, 1968 年。蒙乃尔合金镍银,83×68×32 英寸。艺术家捐赠,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86 年 (1986.276.3)。Dror Balinger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西摩·利普顿(Seymour Lipton)与大多数艺术家不同的是,一开始他并不是为了成为一个雕塑家、画家或版画家。相反,他想要成为一名牙医,而且确实成为了相当成功的牙医。不过在牙科工作中,双手的灵活使用引领他使最终他从事了雕刻工作,特别是在木头上,他在牙科工作所习惯做出的精确反应,让他设计出更抽象、通常是有机的木制样式,在某种意义上类似于自然界的形式。他避开了尖锐角度,也避开了现实主义。

 

在进行了大约15年的雕刻创作之后,利普顿受到了20世纪40年代所发生世界大事的深刻影响,尤其是在1945年和46年,二战中发生的暴行深深地震撼了他。尤其是德国集中营、广岛核爆炸的新闻片,使他重新思考自己的雕塑目标是什么,随后转而创作形式上更具象征性的抽象作品。也就是说,这些作品“象征”却没有“描绘”人物,并需要每个观众给予一定程度的“审视”,从而明白他们所看到的是什么。

 

后来,他不再从事雕刻工作,而是直接从事金属工作。他用一种叫蒙乃尔(Monel)金属的合金片进行加工,并利用烙铁和焊枪,在表面添加镍、银、铜等金属,以创造出一种耐人寻味的质感,这种质感很能抓住光线,但有时也会产生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色彩,仿佛像怪兽的皮肤。

 

眼前的这件1957年的《先锋》象征一个站立的人物,有着躯干和腿,还有着杂乱无章的交叉手臂。题目本身“先锋”暗示了一些非常积极的东西,像是一种冒险,在开辟新的道路。然而人物本身却是极其静态和遥远的,所意味的或许是一个悖论,一个无处可去的先锋。

 

而下一件作品《地下墓穴》要复杂得多,它被看作是一个纯粹的抽象结构,但如果你仔细观察,或许能看到三个或更多的人物。也许三个人物之间举着什么东西,一个孩子,或一个物品。这个标题令人费解。墓穴意味着一个埋葬的地方,然而这些却都是直立的人物。而且他们是空心的,只是空壳。

 

最后一件作品,也就是这组作品中最新的《守护者》,可以说是真正的不祥之物。“守护者”基本上是一个站立的长方形,但在上半部份是一个巨大的、张开的嘴,像一个奇异球形的空心的头在向前倾斜,似乎在威胁着我们。从它身上看到的确是一种威胁,但《守护者》这个标题表明,它只对邪恶或不好的事物抱有敌意和威胁性。它在守护着我们,守护身边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activity guides

西摩·利普顿,Catacombs, 1968 年。

American, 1903-1986 年


1951 年,西摩·利普顿发现了蒙乃尔合金的优点,蒙乃尔合金是一种工业合金, 可以制成坚固的薄片,他将其加热并变成抽象的形状。雕塑家用烙铁和焊炬,将细镍、 银、铅和铜棒烧在成形的表面上,模拟从粗糙到精致的各种纹理。在职业生涯的中途,利普顿开始制作小型金属电枢作为全尺寸雕塑的模型。利普顿表示“我们不能改变一幅图画”,他用一个小焊炬,金属薄片、点烧接头制作了三维草图。


 Pioneer相比,雕塑 Catacombs 更具抽象性和建筑性。虽然没有明确的叙事,主体由金属片包围的中空和黑暗的内部组成,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三个主要的垂直元素类似于 聚集在一起的图腾人物,并支撑着一个较小的第四元素,也许是一个孩子或仪式供品。 这一人群聚集暗示着家庭或宗教仪式,如洗礼或葬礼。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阶段,尤其是纳粹集中营的种族灭绝和日本的核毁灭事件的曝光,促使利普顿用隐喻的方式来表达阴暗的主题。和他的许多作品一样,利普顿选择了一个容易引起猜测和解读的标题。“catacomb”一词是指地下墓地,但经常与地下避难所和早期 基督徒的埋葬场所联系在一起(为了躲避罗马帝国的迫害)。这三个“人物”,每一个 都是一个单一的,完全中空的,凹形的形体,置身于一个蓬勃发展的环境。观众们可能 会推断,利普顿的本意是把这些肉体表现为临时的壳体,这是许多宗教的共同信仰。


西摩·利普顿(Seymour Lipton),地下墓穴,1968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西摩·利普顿(Seymour Lipton),地下墓穴,1968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位置:Health Learning Building, 五楼

GPS: 30.2756, -97.7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