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上的年轻人的景点马克·苏韦罗(Mark di Suvero, Clock Knot - KIDS Sights Along Speedway)

Mark di Suvero,《时钟结》,2007年。彩绘钢。本·阿夸(Ben Aqua)摄影。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人物:马克·迪·苏维罗 


做什么: 《钟结》 


地点:Dean Keaton路与Speedway 


时间:2008年 


为什么:时钟结是UT Landmarks项目购买的第一件艺术作品。艺术家马克·迪·苏维罗(Mark di Suvero)以一种叫做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方式创作了雕塑。抽象表现主义是一次艺术运动,在这个运动中中,颜色、形状和内容都被用以调动观众的情绪反应。 

迪·苏维罗想要改变人们与雕塑互动的方式。他把它们从架子上拿下来,置于日常生活的环境中,创造了 

一种独特而亲密的观看体验。而迪·苏维罗自己对这件作品最喜欢的观看视角则是从下面仰望天空。迪·苏维罗并没有亲自命名这件作品,而是举办了一个竞赛,邀请大众提出他们的建议。诗人库尔特·海因策尔曼(Kurt Heinzelman)凭借《钟结》赢得了比赛,并为此写了一首诗。 

《钟结》鼓励观众从多个角度看它,并发散出新的理解。那是钟的指针吗?中间那团金属是一个结吗?不是一个结吗?

 


Audio Transcript

我叫琳达·亨德森,是UT的艺术史教授。今天,我们要谈的是马克·迪·苏维罗的标志性雕塑《钟结》。

 

苏维罗的《钟结》对大学校园来说是一个十分理想的雕塑。它汇集了苏维罗在各个领域的广泛兴趣,从哲学、诗歌、音乐、舞蹈到物理、工程,各种各样的题材。他深信艺术家必须与世界接轨,了解各个领域的最新发展。

 

当苏维罗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纽约的艺术舞台上时,大环境里最流行是抽象表现主义。苏维军从弗兰兹·克莱恩(Franz Kline)大胆有力的绘画和作品中获得了灵感,而在1959年所制作的作品《汉克查皮安》(HankChampion)于1960年的一次展览中首次展出,并受到了评论界的一致好评。

 

迪·苏维罗可以说是发明了一种新式雕塑。评论家西德尼·盖斯特(Sydney Geist)说,雕塑再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事实上,这些木梁雕塑是在纽约市中心拆除垃圾时收集来的,它们被紧锁在一起,表现了从地面冲向太空的推力。雕塑从基座上下来,放在地上,观者可以感受到它的能量和活力。

 

20世纪60年代中期,迪·苏维罗和他在公园广场画廊的朋友们深深迷上了城市的活力。他使用的材料从垃圾变成了工字钢梁,并把这些工字钢梁涂上了明亮的颜色,以此来表达城市色彩的能量。

 

《钟结》的背后蕴藏着大量的智慧心血。同时,苏维罗深深意识到,他的雕塑为的是要唤醒我们,唤醒孩子的感知和我们嬉戏的乐趣。在最近和安德烈·博伯(Andree Bober)的谈话中,他谈到了自己对嬉戏的兴趣以及观众对于雕塑的产生的生理上的反响。


马克·迪·苏维罗(以下简称MdS):我努力想要创作出一件充满生活乐趣的作品,让艾滋病人团结一起,不仅在情感上,而且在生理上让人们感动。到目前为止,我收到了许多美好的回复,但我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琳达·亨德森(以下简称LH):苏维罗雕塑带给人的体验是空间和时间的体验。脱离开基座的雕塑似乎在邀请我们去到它四周和底下移动,从每个角度去体验。钟结为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当我们在雕塑周围移动时,可能它最初看起来是一个带指针的时钟,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又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组合。空间对我们的体验至关重要。在看的同时,我们在空间中移动,而对苏维罗来说,空间和时间紧密地结合在爱因斯坦所说的时空连续体中。迪·苏维罗曾说,我是爱因斯坦的孩子——我们都是。他还说,我无法想象没有时间的空间,而当我们围绕着雕塑的运动时,的确为我们每个人创造了一种时空体验。

 

MdS:我想让人们明白我的雕塑,我希望他们能切身体会到,能够穿过它,感觉到空间的四周,这样你就不会把一座雕塑仅仅当作一个物品来观看。而是会感觉到,在你身边的雕塑不只像斗篷一样笼罩在上空,而是如同一段音乐一样,一直在陪伴你身边。

 

LH:当苏维罗用起重机做雕塑的时候,他会非常注意横梁的重量。他用了一个舞者的比喻,来说明他必须对平衡有极致敏感,而在《钟结》中,我们能感受到那种平衡。我们知道这座雕塑有好几吨重,但是他对材料的构造方式,给了我们一种振奋人心的升力感,就好像一个数吨重的舞者却随时都可以从山上轻盈跳下,漂浮在建筑之间。苏维罗曾说过,雕塑是精神的跳板,而UT校园里《钟结》的出现则会使这一话语成为现实。《钟结》增加了雕塑的历史,而它在校园里的存在也将实在地为那些与它联结共鸣的人们提供一个积极兴奋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