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尔·帕尔曼《倾斜的方形》(Perlman, Square Tilt)

乔尔·佩尔曼(Joel Perlman),《方倾》,1983年。钢,120×96×36英寸。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借给L. William Teweles夫妇的礼物,1986年(1986.442a-d)。图片由Dror Balinger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cther):就像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罗伯特·穆雷(Robert Murray)以及其他20世纪60、70年代和80年代的雕塑家一样,乔尔·帕尔曼(Joel Perlman)相信几何抽象主义作为一种风格,是最适合我们现代的形式。抽象的概念被许多艺术家认为可以与现代的许多成就相提并论,例如莫尔斯电码、计算机代码和其他非文字的通讯方式。抽象被认为是其他语言的视觉等价物,这些语言乍一看是无法理解的。不过乔尔·帕尔曼喜欢以窗口、入口或大门为主题创作作品。《倾斜的方形》是他在20世纪80年代的典型作品。他摆放了一个框架,一个几乎完美的正方形,并将其设置在一个角度倾斜,然后再应用其他扁平线性和矩形元素,添加到正方形框架上。这些元素从正面和背面看起来都十分优美,但从两边看就几乎消失成一两行。当从正面或背面观察它们时,你可能会把它们看作是一个通向远景的窗口,但也可以把它们当成抽象的组合,几何形状在其中发挥着很好的作用。

 

在这个方式上,他曾受到了早期抽象主义大师的启发,尤其是俄罗斯的至上主义者和建构主义者。他们相信使用这种形式将有助于启发和教育人们从更高的层面以及更高的意识水平来思考。尽管这件作品是由厚重的钢板制成的,但确实有一种轻盈、活泼的感觉,并且它还质疑了抽象艺术的可行之处,究竟是因为其本身令人愉悦的构图,还是因为与周围环境的强烈对比对比而获益?例如,当把它放置在现代建筑前面时,它的形式同大多数现代建筑的几何风格相协调。而当你置身于一个开放的甚至是乡村空间时,又可以通过它会看到人和风景,将自然和人工融合一起。

Self-Guided Tours

activity guides

倾斜的方形

乔尔·帕尔曼(1943 -)

1983年

美国


以工业级钢板制作几何抽象雕塑的乔尔·帕尔曼(Joel Perlman)拥护被评论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 1909 - 1994)所倡导的纯粹视觉美学——即形式优先于主题。


曼在1980年代的作品是图画的:也就是说,它们实质上是平面的布置,最好从正面观看,看起来就像一幅画。他从俄罗斯先锋艺术家卡西米尔·马列维奇(Kasimir Malevich, 1879 - 1935)和利西茨基(El Lissitzky, 1890 - 1941)的抽象作品中汲取了灵感。尽管两位先锋的作品都创作于20世纪10年代和20年代,但在60年代和70年代,他们那些因倾斜的对角线轴使几何形状里的纯粹性鲜活分明的作品得以再次被人们发掘解读。


《倾斜的方形》的构图或许要归功于曼哈顿的城市建筑——帕尔曼通过他工作室的窗户可以一览无余。《倾斜的方形》和当时创作的其他作品虽然无意直接参照飞速发展的城市风光,但仍捕捉到了这个时代城市的特征:强大、广阔且雄浑。而帕尔曼所用的工业用钢的固有强度和耐用性则在整体美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倾斜的方形》是帕尔曼最著名的作品,象征着大门或入口,而大开的入口处环绕方形和矩形的框架。《倾斜的方形》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看作是窗户,观看者可通过物理性和比喻性的“门”来进行浏览。在室内透过一堵空白墙观看时,它邀人欣赏其抽象的活力;在其他环境中,尤其是在室外,这个中间大开的口子则融合了所在的周边。因此,《倾斜的方形》具有开放性、远景性以及作为进入感知和思想的其他领域的通道的功能。较小的矩形钢板被固定在框架上,从而起了形式上和谐相互的作用。尽管体积巨大,《倾斜的方形》仍给人以轻盈如风的感觉。

乔尔·珀尔曼(Joel Perlman),《方形倾斜》,1983年。本·阿夸(Ben Aqua)摄影。
乔尔·珀尔曼(Joel Perlman),《方倾》,1983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地点 PCL Plaza

GPS: 30.283087,-97.73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