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托万·佩夫斯纳《和平之柱》(Pevsner, Column of Peace)

安托万·佩夫斯纳,Column of Peace, 1954 年。青铜,53×35-1/2×19-3/4 英寸。Alex Hillman Family Foundation 基金会捐赠,以纪念 Richard Alan Hillman,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1981 年 (1981.326)。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cther):安托万 · 佩夫斯纳(Antoine Pevsner )于1886年出生在俄罗斯。在还年轻时,他便立志成为一名画家。他的兄弟名叫诺姆 ·加博(Naum Gabo),是一名雕刻家。佩夫斯纳从1911年到1914年在巴黎学习,当时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的革命性新运动正在年轻艺术家中兴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佩夫斯纳回到俄罗斯,并把这些想法带了回来。那时,布尔什维克推翻了沙皇政权,并最初几年制定了一个乐观的计划,以便将社会改造成一个更加平等和有建设性的模式。当然,这种情况很快就有所变化了,但在1918年至1923年之间的那些年里,人们普遍的想法是,他们可以创造不朽的典范,并付诸一个伟大未来。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佩夫斯纳才真正发挥出他的才能。在1954年的雕塑《和平柱》中,佩夫斯纳将未来主义者的想法转化为视觉形式,即艺术可以传达能量,传达乐观、进步和希望。在抽象中,这些可以通过动态的插入元素来传达,线性元素指向上方和外方——这就是你在《和平柱》中所能看到的。佩夫斯纳希望这个中等大小的雕塑最终能被放大,成为一个纪念碑,一个永远献给和平的柱子。他的想法和这件作品积极向上的希望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清晰可见的。

activity guides

和平之柱

安托万·佩夫斯纳1886 - 1962)

1943年

法国,生于俄罗斯


安托万·佩夫斯纳(Antoine Pevsner)以画家的身份开启了他的艺术生涯。在1911年到1914年停留巴黎的期间,他得以了解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这两种全新的艺术创作方法。1917年,苏联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撤退、征兵的威胁结束后,佩夫斯纳和他的兄弟、雕塑家纳乌姆·加博(Naum Gabo)回到莫斯科,加入了建立新新平等社会的乌托邦热潮中。佩夫斯纳也开始雕刻从理论上讲、可以被用于建筑和城市规划项目的作品,以服务于广大公众。佩夫斯纳的雕塑作品深受他兄弟的创新建筑的强烈影响。由于苏联当时正初步发展阶段,严重缺乏材料,故而雕塑体积较小。


1923年,佩夫斯纳永久移民到法国。在巴黎那个令人激动的艺术环境中,他加入了那些认可几何抽象新美学的艺术家们。二十世纪初,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者为新机器时代构建了视觉语言的基础,并在1920年代中期的欧洲和美洲广泛传播。佩夫斯纳了发扬了一种以凹凸形状为基础的风格,主要呈漏斗形的漩涡状。他运用了未来主义在对角线形元素——最初被称为“力线”的偏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占领法国期间,这一类艺术风格受到了限制,但后来在1950年代初迅速复苏。

 

在经历了长达七年的战斗和压迫之后,欧洲人强烈希望,在重建自己的生活和国家时能够实现长久的和平。《和平之柱》被认为是一件从没被完成的大型纪念雕像。雕塑由相交着上升的对角线组成。对于熟悉原始乌托邦主义对于抽象艺术的理解的观众来说,它传达了希望和进步的信息。佩夫斯纳构思《和平之柱》时,这种抽象语言在艺术界已是广为流传。

安托万·佩夫斯纳(Antoine Pevsner),《和平专栏》,1954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Antoine Pevsner,《和平专栏》,1954年,Ben Aqua摄影。

地点:Bass Concert Hall Lobby,四楼

GPS: 30.285811,-97.73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