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奎因《星系螺旋图》(Quinn, Spiral of the Galaxy)

马克·奎恩, Spiral of the Galaxy, 2013 年。青铜,131×196×100 英寸。Purchase,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4 年。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是UT艺术史专业在读博士生。在马克奎因的雕塑系列《艺术考古学》中,他将真实的贝壳变成了不朽的形式。《星系螺旋图》,这个系列的其中一个作品,现在位于戴尔医学院的公共庭院里,作为UT Lamdmarsk公共艺术项目的一部分展出。这件作品是一件巨大的铜器,高10英尺,长14英尺,重7吨,是奎因拿从前手里的一个贝壳扩大的复制品。奎因从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收藏中挑选了这枚贝壳,并对其进行了三维扫描,生成了贝壳表面的数字图像,并放大这个文件后,经由3D打印制出了雕塑原型,再铸造成青铜。由于材料和规模的变化,保留了原生贝壳的独特细节,但同时也改变了它栖息于世界的模式。奎恩的贝壳已经不再是一个有着精致处理的物体,而是成为了一个坚实的建筑形式,目前位于公共空间中,影响着城市环境。

 

在医学院校园里,星系螺旋坐落在道路和建筑系统之间,同时伴有各种养殖的树木、长椅和给野生小动物的绿色空间,既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又与之形成有意思的对比,在与四周的互动中,显得栩栩如生。一阵狂风吹过这块巨大的铜雕时发出了什么声音?抛光的内表面又是怎么反映着天空、绿植、建筑物或自己的脸?这样的观察和与雕塑间有趣的互动或许会让对我们自己进行有意识的提问,以及对我们如何就身处在这个地方,甚至在这个世界有一个高度感知。

 

在奎因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探索了有关生命的实质和意义的形而上学和伦理学问题。在奎恩斯最早也是最“臭名昭著”的作品之一《自我》中,他用自己10品脱的冷冻血制成了自我头部的模型,展示了他艺术存在主义的动力,渴望将生命的实质转化为图像,就像他在《星系螺旋图》中将贝壳变形所做的那样。奎恩作品的一个相关方面就是是他把艺术和科学联系起来的能力。由于星系螺旋图依赖于数字复制技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的制造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是,这部作品对艺术家和包括医生在内的自然科学家所共有的独特的自然形式表现出了强烈的关注。在医学院的背景下,一些人可能会把贝壳看作医学专业的象征,因为两者都是保护脆弱生物体的复杂体系。然而通过纪念一个普通而又独特的自然世界标本,这部作品最终或许会挑战观众,让他们去重视每一个生命、人类、动物和地球本身。正如他告诉馆长德日诺·塞兰特(Germano Celant)的那样:世界上有那么多令人惊叹的东西,我们永远不会发现世界的尽头,而星系螺旋正是在邀请所有人分享这份恩赐。

activity guides

Musical Playlist

《星系螺旋图》

马克·奎因1964 - )

2013年

英国


I马克·奎因(Marc Quinn)在雕塑作品《艺术考古(Art Archeology of Art)》中用贝壳创作了富有纪念意义的图案形式,而《星系螺旋》里的海螺,则是以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的藏品为基础。奎恩从三个维度扫描海螺,然后创建模具并将其铸成青铜。生成的图形在比例和表面上都令人感到熟悉,却也有些奇怪——因为它之后便不再需要人手处理。适配后材料和雕塑体积投入到实际应用中变为坚实的建筑形式,坐落在公共空间里,并为城市生态系统带来影响。


Q奎因与英国青年艺术家(YBA)的联系而首次引起公众注意。《自我(Self)》(1991)是他最早、最著名的作品,是他用自己十品脱的冷冻血液制成同体积的头模。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这位艺术家说英国青年艺术家运动的主题是“将现实生活融入艺术中”。在《自我》和《星系螺旋》中,奎因的主张是全面的、形而上的,将生命的实质转化为图像的欲望。


星系螺旋》很容易认为与作为造型基础的小贝壳直接关联。但是,通过极大地改变外壳的材质、比例和周围环境,雕塑作品拥有了神话气质一般的外观,摇摆于真实与梦幻之间。奎因将贝壳称为“自然界中早已存在的最完美的“现成雕塑”。他不仅点出了贝壳形状优美的复杂性,还呈现了自然孕育的奇迹之处。


一个社会用以衡量脆弱度、坚韧度、短暂性和持久性甚至生与死的尺度一直都是奎因艺术的中心问题。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探索了生活的不稳定边缘以及我们在其中所能发现的意义——在时间流逝间,所有生命形式至关重要的相互联系、渴望定格逝去的时刻、永远活下去的愿望以及与自然和其他人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景等等。

马克·奎因(Marc Quinn),《银河螺旋》,2013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马克·奎因(Marc Quinn),《银河螺旋》,2013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地点:Health Learning Building 大楼庭院 

30.27586, -97.7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