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鲁宾《事情就是这样的》(Rubin, And That's the Way It Is)

本·鲁宾,And That's The Way It Is, 2012 年。6 通道视频投影,约 120×42 英尺。Commission,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2 年。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凯瑟琳·福德(Kathleen Forde),是伊斯坦布尔当代艺术馆(Borusan Contemporary)的艺术总监和纽约的独立策展人,今天我想要谈谈的,是由艺术家本·鲁宾(Ben Rubins)为UT Landmarks设计的名为《事情就是这样的》。本·鲁宾在谈到他的作品时提到了一个概念,我也真的很喜欢这个概念,这与他为传播学院大楼所制作公共艺术作品里的理念是一致的。他指出观点是远距离阅读的一种,这是意大利文学学者弗兰科·莫雷蒂(Franco Moretti)提出的一种方法。这个想法是,当将文本积累起来阅读时,通过有统计地看、通过发散性的网络看或者以某种重复的模式来看时,你会读到一些简单阅读中发现不了的、有层次的文本,而当你透过某种“镜头”来看时,则会变得更加明显。对鲁宾来说,这些强大的“镜头”就是各种算法和数据挖掘技术。尤其是在处理文本方面的工作时,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一个非常棒的体验。在我看来,鲁宾可以说常常出色地完成了这件事,这次在奥斯汀也是。所以,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下本的背景,然后再进一步介绍这件作品。

 

鲁宾是一位出生于波士顿,居住在纽约的艺术家。他曾与当代文化领域的重要人物密切合作,其中包括作曲家史蒂夫·里奇(Steve Reich)、建筑师迪勒·斯科菲迪奥 + 伦弗洛(Diller Scofidio + Renfro)、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表演者劳里·安德森(Laurie Anderson)和阿尔托·林赛(Arto Lindsay)、理论家布鲁诺·拉图尔(Bruno Latour)和保罗·维里利奥(Paul Virilio),以及艺术家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和贝里尔·科罗特(Beryl Korot),还常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统计学家马克·汉森(Mark Hansen)合作。他曾任教于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互动电信项目,以及巴德艺术硕士项目(the Bard MFA program)和耶鲁大学艺术学院。除了在奥斯汀的作品,鲁宾还为《纽约时报》大楼、圣何塞、明尼阿波利斯公共图书馆和纽约上州的实验媒体和表演艺术中心创作了大型公共艺术作品。他为奥斯汀创作的作品名为《事情就是这样的》。这个名字来源于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主持的晚间新闻节目中的著名广告语,节目在20世纪60年代初到1981年期间播放。《事情就是这样的》是一个大尺寸的视频投影,大小约为120乘42英尺。鲁宾的这部作品的出发点源于他作为一个70年代的孩子第一次通过电视上的新闻接触到世界上大事件,尤其是通过当时三大主要电视网的晚间新闻广播:ABC世界新闻电视台,NBC晚间新闻电视台,和沃尔特·克朗凯特CBS晚间新闻。尽管现在伴互联网无处不在,电视仍然是大多数美国人了解世界和本地事件的方式。统计数据显示,电视仍然是我们获取新闻的主要方式。

 

而《事情就是这样的》从现在电视上每天的新闻节目中提取片段,又截取了克朗凯特的新闻文案,将它们缩减融合。之后,鲁宾使用与统计学家马克 · 汉森和数据艺术家杰尔·索普(Jer Thorp)合作开发的软件,扫描文本,寻找它们之间的规律和联系,并将这些碎片重新组合成一系列不同的构图。这些构图被转化成类似于一个持续两三分钟的文本场景。然后每一个都被投影到 UT的传播学院CMA 大楼的墙上。投影的文本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是沃尔特·克朗凯特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工作时的新闻广播文本档案。所有这些文本都是Courier字体,就像一台打字机,这有助于将其区分与目前新闻中所使用的 Verdana字体,一种无衬线字体。引用鲁宾的话来说,这个分解和重组新闻的过程,揭示了语言和表达的模式,帮助他以全新的眼光和耳朵去看和听电视新闻。

 

正如我期待奥斯汀的观众会同意的那样,这部作品不仅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打开了我们的眼界和耳闻,同时也是一部深思熟虑的作品。它鼓励我们去完成一些在当代环境中颇为少见的事情,因为现在总是有太多的东西要去读,太多的东西要去观察,去处理。而这个作品鼓励人们更加努力地去看,去从远处看。事情就是这样!

activity guides

《事情就是这样的》

本·鲁宾1964 - )

2012年

美国


本·鲁宾(Ben Rubin)作为当代媒体艺术的先驱人物,其作品依靠电子媒体传达信息、思想和语言的沟通模式。无论是创作微小或是庞大的作品,他都会生成算法和计算系统,常通过选定的数据源来得到非线性结果。在轻巧优雅地简化形式后,将我们所熟悉的转变为意想不到的事物,从而悄然之间引起人们的注意,并潜移默化将观众变成参与者。


每天晚上都会在沃尔特·克朗凯特广场(Walter Cronkite Plaza)上出现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投影了来自两个来源于不同文本、交织在一起的网格:五个实时网络新闻流的字幕和来自克朗凯特时代(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冷战时期美国最富盛名的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CBS的明星主播)的CBS晚间新闻广播录音文案,其中还包括那些在学校里布里斯科美国历史中心(Briscoe Briscoe Center for American History)的存档。鲁宾的软件会扫描语音和语法结构中的各类模式,然后选择文本序列。通过使用两种不同的字体在视觉上区分这些来源。而这两种字体则唤醒了各自盛行的时代背后对科技技术的回忆:Courier字体代表了来自克朗凯特时期的材料,Verdana字体则常用于现场直播。


And That’s The Way It Is translates the spoken language 《事情就是这样的》将电视晚间新闻中的口语表达转变成书面段落的形式,通过信息的分层(文本和视觉,当代和历史)以多种方式吸引观看者:从作为信息提取来源的大脑的出发,又或者从纯粹视觉上体验光的明灭的内心出发。播送片段的实时速度和即时性增加了观众从一种构图到另一种构图的预期,而插入其中的时代金句则激活了过去和现在之间的对话。该作品以建筑整体进行投影,用语言流暗示了——活跃的媒体活动或许就正在传媒大楼的幕墙后发生着。

本·鲁宾,And That's The Way It Is,2012 年。Paul Bardagjy 摄。
本·鲁宾,And That's The Way It Is,2012 年。Paul Bardagjy 摄。

地点:CMA, Walter Cronkite Plaza

GPS: 30.289108,-97.74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