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鲁宾斯《单色——献给奥斯汀》(Rubins, Monochrome for Austin)

南希·鲁宾斯,Monochrome for Austin, 2015 年。不锈钢和铝,600×642×492 英寸。Commission,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Paul Bardargjy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大家好,我叫南希·普林斯塔尔(Nancy Princenthal),是纽约的艺术评论家,也是视觉艺术学院的老师。在这里,我想为大家提供一点背景知识,来帮大家理解南希·鲁宾斯(Nancy Rubins)的 《单色——献给奥斯汀》。这由UT公共艺术项目 Landmarks委托制作的,同时鲁宾斯为其画有的绘画也已经被UT购买。

鲁宾斯在1952年出生于德克萨斯州的那不勒斯,在田纳西州的塔拉霍马农村长大,现在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她作品的规模,以及它常常带有的恶作剧精神,可以与加利福尼亚式的开放空间联系在一起,也可以被称为西海岸倾向于大张旗鼓、挑衅性的姿态。她早期用粘土制作雕塑,因为她喜爱这种材料容易滑动和倒塌的特质,所以她最先将注意力倾注在高耸的混凝土雕塑上,往里面嵌入了各种各样的家用电器:风扇、钟表、电视和烤面包机。到20世纪80年代末,她的创作已经达到了十分巨大的比例,包括主要的电器,甚至整个房车以及飞机零件。

 

《单色——献给奥斯汀》是由铝制独木舟组成,独木舟悬挂在头顶,保持极为不可能保持的平衡。这件作品是由明亮颜色的玻璃纤维独木舟制成的系列雕塑作品之一。在“单色”中,鲁宾斯突出了未上漆的金属形态的优雅,以及它们交替吸收和反射光线的方式。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会唤起一种梦幻般的水下状态;站在它们下面时,我们可能会感受到悬空感——就像它们的组成部分悬挂在空间和时间中一样。但是这位艺术家指出,其中一些船是由美国格鲁曼公司(Grumman Corporation)制造的,所生产的战斗机被部分运用她在之前的雕塑作品中。军用飞机带来的威力和威胁的暗示,也可以在这件雕塑中感受到。

 

所有自鲁宾斯早期的混凝土碎片时代的雕塑都被钢索紧紧地连接在一起,就像悬索桥一样,而她则喜欢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这些结构性的元素。作品中引人注目地悬臂部件在与各部分之间的活跃联系中达到平衡。通过邀请我们跟随这令人惊讶的即兴创作过程,看每一个独木舟如何同前一个联结在一起,鲁宾斯积极地运用着我们的分析意识,就如同她运用我们的想象力一样。

 

鲁宾斯的在纸面上的工作也是如此,她与这份工作已经合作了25年以上。她在坚固的纸张上大量使用石墨材料,实现了有光泽的表面和一览无余的轮廓,这些经常让画作看起来像在飞行。但是他们的粗略的形式,被撕裂、分层和折叠成完全立体的墙上作品,像雕塑以绝妙的独创性最终被拼接在一起一样。UT所拥有的那幅未命名的画,由几张不规则形状的闪闪发光的纸张组成,格外地具有活力,正是与《单色——献给奥斯汀》十分相像的同伴。那巨大的金属形状如刀一样在空中飞舞,带着挑衅般的优雅。

activity guides

Self-Guided Tours

Musical Playlists

《单色——致奥斯汀》

南希·鲁宾斯1952 - )

2015年

美国


《单色》由70个再生铝制独木舟和小船组成,在铁杆尾端簇拥,保持着令人难以置信而优雅的平衡。它所具有质感和规模感,可以与表演者所掌握分秒不差的时机相媲美——这便是艺术家南希·鲁宾(Nancy Rubins)作品中始终存在的特征。她的雕塑融合了超凡的精巧和不屈的力量,这种极性的碰撞在户外出现时则更加引人注目。


20世纪70年代初,当鲁宾斯还是学生时,她就用湿粘土把咖啡杯粘在悬挂的油布上进行雕塑实验。等粘土干燥时,杯子便啪的一声掉了下来。而在另一个结合了雕塑和绘画的项目中,她用一个小电扇创作了一幅作品——一张溅满红色颜料的石墨纸。最近,一场被命名为“我们的朋友——液态金属”(2014)的雕塑展览以复古动物形状的操场设备为基础,还参考了金属成分的熔融阶段。这种学科之间的边界融合和媒介本身的流动性是深深吸引鲁宾斯的品质。


到20世纪80年代末,鲁宾斯的建筑已经达到了巨大的规模。她把此前拴在一起的材料中添加了房车、热水器和床垫,后来又加了战斗机机翼和机身。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鲁宾斯将色彩鲜艳的玻璃纤维独木舟和皮划艇组装成超大的花束,在头顶上繁盛地绽放。从2010年开始的单色系列则突出了不加涂漆的金属造型的优雅。这个系列的还可以在布法罗(Buffalo)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美术馆(Albright-Knox Art Gallery)、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市海军码头的盖特威公园(Gateway Park)以及法国巴黎狄德罗大学(l’Université Paris Diderot)校园里都可以见到。


这些船支唤起了一种不同于鲁宾斯早期作品的节奏和生活。与此前轰鸣飞行的退役军用飞机形成对比的是,独木舟在水面上轻轻滑行,注入一种简洁的孤单感。《单色——致奥斯汀》的独木舟在气流中旋转,从与之相关的景观中移开,组合成视觉上不稳定的整体,给人一种悬浮在时间和空间中的印象。

南希·鲁宾(Nancy Rubins),《奥斯汀的单色》,2015年。摄影:保罗·巴尔达吉(Paul Bardagjy)。
南希·鲁宾斯,Monochrome for Austin, 2015 年。不锈钢和铝,600×642×492 英寸。Commission, Landmarks,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Paul Bardargjy 摄。

位置: 第 24 大道和 Speedway (NHB) 西北角

GPS: 30.287462, -97.737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