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妮弗·斯坦坎普的 (Steinkamp, Eon)

Jeniffer Steinkamp,Eon,2020年。视频装置。 360 x 108英寸。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地标委员会,2020年。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带音频文本:


大家好,我是 Rudolf Freiling,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媒体艺术馆长。  

詹妮弗·斯坦坎普的Eon以一种奇特的推测形态呈现:她不仅想象出自己的世界,还使用软件观察物体的表现和场景的出现。 对艺术家来说,“推测”原本意味着思考和观察, 意味着仔细、耐心观察,还有细心和关注,她在自己的电脑工作室里生成了一个虚拟的 维度。  

Eon 可以说是她三十年来数码影像艺术生涯的巅峰。 艺术家的沉浸式世界已逐渐从 抽象走向有形和具象。  

施泰因坎普用密集的层次,不断移动的数字物体,图案和具有可塑性,柔软的纹理 调色板,完善了她的世界创造风格。   

Eon 占据了大约 37英尺x 9英尺 的巨大水平屏幕,它的走向就像一条雕带或巨大的卷轴,需要细细品味。 

斯坦坎普创造了一个自主的模型世界,她的创造方法可被称为“推测建模”——这与它在韦尔奇大厅的位置有关联,但没有说明在这个科学背景下思考或研究的对象。 它有自己的一套推测形态。 

在一个看起来像水下世界的地方,有气泡和松散的物质聚集在一起,它们类似于 一个群体,或者是生物和植物的混合体。 然而,最终无法确定下落和漂浮、上升和过往的物体。 

斯坦坎普对虚拟环境的美学创造依赖于向量和算法,从零开始构建一个世界。 我们所看到的并不是预先录制好的内容的循环播放,Eon的世界里的事件和动荡是随着时间而展开的。模式可能会重复,但会有微小的变化出现,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构上的变化。  

艺术家用计算机编程来制作复杂的图层,使她的画面像传统的电影院一样生动。 每层由一种物体填充。  

然而,当我们扫视这一场景时,总是被闪电和耀斑所吸引,或者可能分心,这些闪电和耀斑短暂地照亮了蓝色区域,让人想起人们熟知的北极光。 沉浸在Eon的这片水下世界里,


光线并没有带我们去寻找氧气,而是径直进入模拟世界的深处。 这是一个水世界, 在无边无际的海洋和水族馆精心控制的微观世界之间振荡。  

当公众透过水族馆的窗户看到动物们的世界时,我们想过它们的感受吗?它们会思考我们的感受吗? 

斯坦坎普将Eon视为一种原始生态的愿景,也可以设定在一个想象中的未来,是气候危机的急剧和不可逆转的结局,包括物种的减少。她的算法没有直接探讨当前生态失衡,而是让运动的模式和物体的分组来出现和消失,变化成为一个不变的因素。 这是一个正在形成的世界,但可能不是一个和谐平衡的世界。 艺术家对背景光的运用既唤起了对动荡事件的遥远记忆,也唤起了对未来忧心忡忡的隐约预感。 她的推测将人工世界的建立与一个基本的人文主义问题联系起来: 人类如何融入这幅可持续和增长的图景? 这是一种伦理观点,艺术家在这一点上与活动家、女权主义者、科学家和思想家站在一起,他们大力主张没有伦理就没有美学。  



Audio Transcript

在数字成像的先驱中,詹妮弗·斯坦坎普是最著名的媒体艺术家之一。她从自然世界中获得灵感,利用数字技术创造出大规模的引人注目的作品,仿佛有生命的脉搏在跳动。 她创作的场景将建筑空间转化为超现实环境,模糊了动画和虚拟之间的界限。 


斯坦坎普非常倚重记录抽象和感知,作品关联加州光线运动。然而,自从她设计出 开创性的作品Eye Catching (2003)以来,她的作品已经从抽象走向形象化。 斯坦坎普不断完善她的风格,创造了大量的数字物体,这些物体往往随机出现, 同时巧妙布置。Eon 是这种风格发展的延伸,可以说是她三十年艺术生涯的巅峰。 


Eon 的全景世界展现了生物形态的形状,这些形状在屏幕上起伏,用粉色、黄色和 五颜六色的碎片点缀着水背景。它的走向就像一条雕带或巨大的卷轴,需要细细品味。在其中,我们看到了气泡和松散的物质聚集在一起,它们类似于一群有生命的有机体和植物。虽然 Eon 的形态可能暗示着原始生物或奇异的海洋生物, 但它们实际上是通过数层密集的数字动画生成的,并由斯坦坎普想象虚构出来的。


Eon 得益于最新的生命科学思维。它代表了生物竞争和自然选择模式的另一种选择,它从共生的概念中得到启发,共生的概念解释了不同生物之间的相互合作和相互依赖对生命形式的进化至关重要。虽然斯坦坎普认为 Eon 是一种对原始生态的愿景, 但它同样呈现了一个想象中的未来——一个气候变化灾难的另一种乐观的结局。

受自然科学学院委托设计,Eon 标志着在韦尔奇大厅进行的研究活动。这是一个有说服力而美丽的愿景,它提醒我们,地球上的生命起源于合作,我们的未来也取决于合作。




activity guides

詹妮弗·斯坦坎普的 Eon, 2020. 静止帧
詹妮弗·斯坦坎普的 Eon 2020. Christina S. Murrey 摄

位置 : Welch Hall (WEL)

GPS: 30.28640025, -97.7374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