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塔·韦施勒 《胜利舞会》(Weschler, Victory Ball)

安妮塔·韦施勒,Victory Ball, 1951 年。铸石,24×41×23-1/2 英寸。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借,Purchase, Morris and Rose Rochman 捐赠,1982 年 (1982.43)。Ben Aqua 摄。

按“播放”收听“音频指南”。

audio transcript

瓦莱丽·弗莱彻(Valerie Fletcher):和黛博拉·巴特菲尔德与路易丝·布尔乔亚不同,安妮塔·韦施勒(Anita Weschler)并不是那么有名,她在纽约以非常简朴的方式工作。她的灵感主要来自于她的老师,1930年代的威廉·佐拉赫(William Zorach)。佐拉赫是美国雕塑中直接雕刻和原始主义运动的开创者之一,而这点在安妮塔 · 韦施勒的作品中表现得很明显。眼前的雕塑叫做《胜利舞会》,创作于1951年,和弗雷德里克·凯斯勒《胜利之翼》差不多是同一年。像凯斯勒和韦施勒的这种雕塑都是指代二战的经历。

 

韦施勒本人经历了一场平静的战争,她在自己更具风格化的雕刻作品中,也以罗丹的方式,通过相当传统的现实主义肖像画来强化自己。然而,她的真爱却是早期现代主义中塑造人体形态的简化形式。眼前的《胜利舞会》中,几个人物正跳着舞庆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喜悦。但它们既不是现实风格,也不是完全抽象。相反,它们占据了你刚刚能认出它们是人物的精妙的中间地带;然而,它们又有流线型的轮廓和简化的形式,我们常把它们与现代艺术、现代建筑和现代设计联系起来。所以在她的作品中,韦施勒喜欢展现一组组的人物。她觉得人物群体的活力和能量远比单人甚至双人组合的作品更有表现力。

 

在这个作品中,你可以看到有一个人高举起手在庆祝,这是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欢乐时期的一个参考。从最初在时代广场等地宣布德国投降的庆祝活动,到后来每年7月4日举行的庆祝活动,以及二战后的每一个停战日,韦施勒在战前和战时都创作过反战和军国主义题材的作品。因此,《胜利舞会》在今天仍然适用,它表达了在一场可怕的战争结束时的喜悦、希望和欢乐。

Musical Playlist

胜利舞会

安妮塔·韦施勒(1914 - 2001)

1951年

美国


安妮塔·韦施勒(Anita Weschler)的作品涵盖了肖像到抽象,横跨各种材料,如油漆、石头、木材和青铜的使用。作为纽约雕刻家协会的联合创始人,她努力创造出能平衡“形式与实质”的作品。根据韦施勒的说法,“这二者由彼此决定,相互依赖。越是美妙的艺术,就越是接近精神与物质的完美融合。”


在她的雕塑作品中,韦施勒运用了抽象艺术的要素——形式、线条和纹理——来表现高度的叙事性主题。她师承威廉·佐拉赫(William Zorach, 1887 - 1966),并受到德国表现主义雕塑家欧内斯特·巴拉赫 (Ernest Barlach, 1870 - 1938)的启发。佐拉赫为原始主义的形式简化提供了一个典例,而韦施勒更喜欢铸造而不是直接雕刻,并追求石头的自然纹理。在寻找青铜铸造的替代品的过程中,她将水泥和碎石倒入模具中,开发了自己的石头铸造方法,


在20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韦施勒创作了一系列探索反战为主题的雕塑,并都以原始主义风格的简化形式和强烈轮廓来表现。《胜利舞会》以人们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画面终结了这个系列。尽管表面上是看似欢乐的表达,但密集繁多的人物组成表现了1945年街头庆祝的过度狂欢。醉醺醺的男人们倒成一堆,右边的一个孤单的女人纵情起舞。与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社会日益增长的消费主义风气相关,韦施勒将目光放在1945年的庆祝活动上,暗示了在未来过度挥霍的预兆。

安妮塔·韦斯勒(Anita Weschler),《胜利舞会》,1951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安妮塔·韦斯勒(Anita Weschler),《胜利舞会》,1951年。摄影:本·阿夸(Ben Aqua)。

地点:Bass Concert Hall Lobby,六楼

GPS: 30.285811,-97.731171